新闻中心

网络文学:被手游大潮抛弃的IP来源?2017年03月13日

经过这几年游戏的发展,看上去网络小说的IP在游戏产业在逐渐失去价值。

此前根据相关传闻显示,网络小说领域的领军企业,阅文集团拟在香港上市,估值大约为20亿美元,而阅文集团的CEO吴文辉还在采访时表示,公司价值被严重低估。

但仅从这几年游戏产业的发展去看,以网络文学IP为基础所创作的手游产品,无一例外,没有大成者,网络文学这个原本看上去和手游有着天然契合的产业,正逐渐从手游产业慢慢淡出。

而从种种因素去看,实际上,游戏产业才是泛娱乐的根基,才是阅文集团喊出不止20亿美元的底气,但这个底气正逐渐消失。

网络文学与手游的大发展

实际上,早在盛大收购起点等一众网络文学网站成立盛大文学之初,盛大的目的就是以盛大文学为储备基地,为它的数字娱乐帝国提供源源不断的IP支持。

本质上,游戏用户和网络小说的用户是有着诸多的重合点的如:学生党、爱幻想、时间多、生活枯燥,所以看上去十分诱人。

而在早期,我们也的确看到了一些以网络小说为IP的网游的出现,如《佣兵天下》、《星辰变》、《兽血沸腾》等,但这其中除了一款完美世界的《诛仙》之外,其它产品都流于平庸。

这给了当时的游戏从业者一个提醒,一本网络小说,正常的完本在2-3年左右,而端游宏大的架构决定了,端游的开发至少也需要2年,当端游开发完毕的时候,这本小说最热的时期早已过去了,所以端游根本享受不到网络小说的红利,反而陷入一种被玩家、 小说迷们批斗至死的境地。(任何一款网游都不可能原汁原味的再现一部小说)

直到手游出现之后,我们发现原来手游才是十分适合网络小说的改编,在手游发展的早期,其开发周期很短,生命周期也短, 这和网络小说的生命周期来说正好吻合。

此外,小说在不断的连载更新,手游也在不断的更新,手游的更新代价与端游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,可能只需要数月就可以 推出一个新版本,不断更新的版本正好和小说的进程相匹配,这在一定程度上反而会激发玩家的兴趣。

在2013年、2014年那两年出现了一些数据还不错的网络小说改编的手游如《莽荒纪》在2013年底上线,仅安卓市场上线20天流 水750万、《唐门世界》2013年8月上线,首月流水1000万元。

这在当时都是不错的成绩,而网络小说改编手游恰逢手游对于IP有着极度依赖性时,大量的公司寄望于以IP来绑定用户,因为那个时候的手游,基本清一色卡牌,玩法一致,区别就在于IP带给用户的认同感。

在2014年,顶级的网络小说改编手游的版权,价格也炒到了500万元起步,相比于2013年的100万,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。

从中由此可见,网络小说改编手游,在当时的市场当中还是蛮热门的。

也正是以网络小说改编手游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为开端,中国的泛娱乐产业开始了快速的发展,而网络文学正如吴文辉所说作为泛娱乐的最核心的一环,价值开始被放大,这几年我们看到了众多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的热播。

但是在网络小说,向影视、游戏、动漫等输出IP的环境当中,最重要的一环依旧应该属于游戏。因为游戏才能给了这个产业最 重要的一个东西,就是如何向庞大的C端用户开启变现的通道。

而其他如影视剧、动漫,本质上它依旧是一个面向B端的商业模式。当然,电影可以做到面向C端,但电影的选材与网络文学的 大基调有时是很难融汇,即便可以融汇,2016年整个电影市场的收入为455亿元,依靠IP很难有多大的想象空间。

这也就决定了,如果刨除游戏,那么网络文学的想象空间是极其有限的,网络文学在未来的想象空间必然极度依赖游戏。

在2016年,整个游戏产业的市场份额超过了1600亿,而网络文学的市场才多大?根据数据显示,阅文集团的年收入约20亿元,参考阅文集团吃掉了中国网络文学最少50%的市场份额,网络文学市场的市场份额最多也就40亿元。

所以,除了出售IP之外,我们看到在2017年,阅文集团的的一个重点是在向上的游戏产业链的开发,按照阅文集团副总裁朱靖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,“自主游戏开发、联合其他优质企业进行合作开发,走IP的泛娱乐路线产出更多优秀作品,这是我们在做 的。”

先关资料显示其自主研发、运营的网络文学IP改编的页游《武炼巅峰》已经开始试水市场,后续还会陆续推出《绝世唐门》、 《斗破苍穹》等改编游戏,正式切入完成的游戏产业链。

IP价值变低,网络文学改编变难

然而,想法美好的同时并不代表现实也是美好的,游戏这个网络文学大发展的根基似乎正在动摇。

我们查阅了几款网络小说改编的产品的成绩单。在巨人上市时,曾披露一份财务数据,根据巨人的数据显示其由网络小说《大主宰》所改编的同名手游《大主宰》在2015年2月上线之后,它的总计流水为2.72亿元,营收为1.36亿元,月流水约4000万元。

这个成绩在当时虽然很亮眼,但已经不是最一线的手游成绩了。当时网易的《梦幻西游》、盛大的《热血传奇》最高月流水一个接近10亿,一个是7亿。

要知道《大主宰》已经算是网文圈的最顶级IP,它的背后是天蚕土豆,该作者2009年创作的《斗破苍穹》点击率高达一亿四千 万。

而同样是该作者旗下的作品,由乐逗发行的《苍穹变》一度曾达到月流水破亿,但是这款产品很快就开始了下滑通道,根据 AppStore榜显示,在6个月之后的2016年3月,已经下滑至AppStore榜单第48位,如今更是消失在了畅销榜前150位。

这些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,更多的顶级IP改编的产品,甚至完全没有任何的可以查到的相关数据。

手游之外,看页游上面的一些数据,根据朋万科技的数据显示,朋万科技的财务数据显示,2016年公司实现营收3346.74万元, 同比下降1.30%,该公司是《琅琊榜》页游的研发商,2015年、2016年两年,其营收都仅为3000万元左右。

而科冕木业的财报显示,2014年由根据网络小说《斗破苍穹》改编的3D微端网页游戏《苍穹变》,整体《苍穹变》月流水稳定 在3000万元。

从中我们不难发现,顶级的小说IP在改编上,获得成功的非常少,即便是成功的一些产品,在数据上也仅仅是表现还不错,远没有达到预期。

之所以形成这样的状况,实际上和手游的发展有关,如今手游已经从IP时代、换皮时代,慢慢的转向了注重内容的时代,其中代表性的就是渠道开始变为弱势群体。这个时候IP的价值实际上是在被稀释的。一个游戏的好坏根本是在内容上。而不仅仅在IP上。

这就是说仅有IP是不够的,有IP或许可能快速的获取一大批用户,但随着用户的成长,用户对于产品的需求已经升级,也容易分辨出产品的好坏,那么在产品不及格的情况下空有IP,用户的流失率会非常的快。

而更深度的原因,在于网络小说改编的游戏真的适合它的读者吗?

我们在看网络小说的时候,往往会将自己想象成主角,那是一种代入感,这种代入感是网络小说最大的核心,就是提供给了用 户一种YY的空间。

但是,这个YY的空间,一旦进入到游戏的世界,你会发现,你YY的东西变的支离破碎,因为你会被RMB玩家教育的体无完肤。这 种落差才是导致为何流失率一直高居不下的原因。

根据艾瑞的《2015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》显示,只看正版小说用户的比例仅有约26.5%。连花几十块看小说这件事情上都不会付费,那么你为什么会指望他们愿意每个月花几百元到游戏当中?

所以,网络小说可以改编成十分成功的影视剧产品,就是因为影视剧的本质同样还是给了你一种YY的空间,但游戏没有,游戏 当中是有等级层次明显的分级的,你看小说获得快感,你是主角,你无所不能,你杀掉所有你的敌人,但在这里,不好意思,你才是那个被杀掉的人。

看,你成为了别人获得快感的源泉,你还会继续下去吗?

所以,在我看来,这是致命的,这是人性上的东西,落差感太大,一些不是基于这个IP改编的手游,梦幻西游也好、阴阳师也好,一开始你就知道,你应该处于哪个等级,你不会有幻想,但基于看过网络小说之后,再去玩同名游戏,你会有落差。

但既然做成了游戏,必然需要向营收看齐,人性和商业,这个矛盾无法调和,所以我不认为网络小说改编的游戏即便是在未来会有多大的改观,除非是属于中国游戏那独特的商业模式变了。

来源:GameRes


联系我们

服务热线:021-64857328

分享到

二维码

Copyright © Brimrose Corporation of America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复制必究     沪ICP备06028770号-2

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800号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